主題 : 許文強與山口香子之戀 ~ 櫻花凋落的時節 2 作者 : Nathalie

(緣盡篇)

馮程程的心快要碎了。那麼多天了,許文強屢次拒絕她,總說工作忙,可今天她看見他的車上坐著另外的女人。天哪,那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啊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很難想像世間竟會有這麼美的女子。她似乎看了一眼自己,雙目顧盼之間,數不盡的柔媚與風情。。。馮程程一向以美貌自負,如今卻也忍不住自慚形穢。那麼,許文強這些天對自己的態度就很好解釋了。

一進家門,父親正坐在廳裡,馮程程忍住要掉下的淚水,徑直回到房間裡去了。馮敬堯很奇怪,女兒一直都很乖很有禮貌的,今天這是怎麼了?他決定要找她談一談。馮程程正關著門自怨自艾,父親進來了,關心地問長問短。平時最喜歡與父親親熱了,可今天,她心煩得不行,幾句話就和父親吵了起來。馮敬堯明白了:"一定是文強。。。。程程,我知道了,你需要一個自己的家了。。"

許文強這兩天情緒一直低落,告別了讓自己剪不斷、理還亂的香子,緊接著馮敬堯就找他,要他與程程儘快完婚。打電話給程程,才知道程程看見自己和香子在一起了。許文強心虛地質問馮程程:"你居然跟蹤我?"馮程程一怒之下,掛斷了電話。也罷,許文強也想自己好好清靜一下。阿力不知道從哪裡聽說許文強與馮程程要結婚了,連忙跑來祝賀。許文強苦笑著說:"祝賀什麼?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結婚。。。"話到這裡,自己心裡也是一驚。真沒有想過結婚,自己為什麼要和程程在一起?一切變化,難道不是從香子出現以後才開始的嗎?唉,香子。。香子。。

許文強畢竟是個理智的人,他再次堅定地告訴自己,打消任何有關香子的念頭,約程程好好談談。程程到底是深愛許文強,女人的天性令她再次觸及這個話題:"文強,那個女人很漂亮。"許文強面色一暗。。是,我知道她漂亮。。心裡這樣想,嘴上卻說:"漂亮不是一切。""可不可以介紹給我認識?"許文強不由得暗笑女人心理之奇怪。戀愛中的女人都很傻。。。只是,香子,你戀愛過嗎?思路又不由得跑到了香子身上。。。。

是夜,許文強做了好多夢。。。夢裡,一會兒是香子柔美的面孔,一會兒是香子冷漠地舉槍殺盡了精武門的人。。。。精武門裡鮮血淋漓,宛如人間地獄。。。。醒來時,許文強一身冷汗。怎麼辦?香子馬上就要下手殺精武門的人了,而殺人的武器就是這批在自己手中的貨。。。許文強從來沒有覺得像現在這樣為難。。。。中國人的良知在關鍵時候還是起了決定性的作用,他撥通了王探長的電話。。。。

交貨那天,許文強又見到了香子。一身戎裝卻掩不住國色天香。。。山口香子看到許文強的時候,心裡也開始痛起來,尤其是許文強脫下帽子遠遠地向她致意時,一時恍惚起來,眼前不見了倉庫的黑暗,只見到櫻花園裡的春光綺麗。。。。她很快回過神來,微笑著說:"聽說你要結婚了?恭喜你。。。""是的,我要結婚了,謝謝你。。。"兩隻手握在一起,一隻溫暖有力,一隻柔若無骨。。。倆人都有些出神。忽然,香子的手下大叫:"不好,武器沒了!"香子一驚,定晴望向許文強。許文強心知王探長與精武門必將有所行動,只好硬著心腸說:"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。。"香子已感覺到他口氣中的猶豫,但此時此刻,已顧不上與他計較,連忙帶人撤退。

四周忽然響起一片喊殺聲,日本人被精武門包圍了。許文強也吃了一驚,雖然不想香子滅了精武門,但精武門要殺香子卻也萬萬不能!他連忙拔出槍跟上日本人,向精武門迎去。精武門已經和日本人大打出手,當許文強出現時,劉明怕精武門誤傷許文強,連忙大喊一聲:"自己人!"自己人?這一刻香子心中忽然很冷。她想起這些年自己受過的教育與訓練,還有老師專門叮囑的話:"永遠不能去愛別人,因為這很可能會令你死於他手中!"今天才知道,再多柔情蜜意,擋不住民族仇恨。她冷眼看了一下許文強,轉身向黑暗中跑去。

眼尖的劉明向著香子逃走的方向追去。許文強不知道該怎麼辦好,剛才香子那冰冷的眼神刹那間把他的心都凍住了。。。。他機械地挪動腳步,也向著劉明追去的方向跑去,自己都不清楚是要去保護誰。跑過一個小巷子,一眼看見香子冷冷地站在街中,劉明躺在街角,顯然受了重傷。眼看著負心人居然還拿著槍追了過來,香子一腔恨意全部化做手中的銀針。。。。時間仿佛停滯住了。。。和香子之前一樣,許文強眼前忽然出現了春光絢麗的櫻花園。。。五顏六色的花瓣漫天飛舞,卷著一個美麗的女孩。。。一隻只彩色的蝴蝶圍著她,圍著他跳舞。。。是夢?是真?如果是夢,就不要醒來。。。。突然,蝴蝶不見了,無數巨大的毒蜂狠狠地向他撲過來。。。許文強大叫一聲,抱著頭蜷成一團,揮舞著手臂想驅趕毒蜂。。。。

一聲巨響,幻境消失了。。。。香子捂著胸口的傷口,難以置信地望著許文強。。。她到死都不相信,他真的會殺她;他到現在都不明白,自己怎麼會親手開槍擊中了她。。。。許文強撲了上去,抱起她軟軟的身體,一遍遍地呼喚著她的名字。。。。她卻慢慢地閉上了美麗的眼睛。。。。。

許文強艱難地咽了一下口水,感覺靈魂中什麼東西刹那間離自己遠去。。。。心好痛。。。他抱起香子,茫然地看著四周。。。怎麼辦?她死了,我怎麼辦?。。。對了,櫻園。。。。只有那裡才配成為她的葬身之地。。。。

櫻花已經全部凋落了,留下滿天滿地的花瓣。許文強把香子輕輕地放在花瓣上,然後不停地捧起花瓣蓋在她身上。。。。在這櫻花凋落的時節,美麗的女孩,如櫻花般凋落在異國的土地上。。。。

許文強伏在香子身邊,忍不住失聲痛哭。。。。
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