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珊劇新編 ~ 颜如舜華 3 作者 : Nathalie

肚子一飽,阿華立刻覺得精神大好,想四處走走。一來想恢復下體力,畢竟不是自己的軀體,被那文薑自我折磨了數日,頗感虛虧,再者也想瞭解自己所處的環境,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回去。大家見阿華興致很高,原本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紅暈,也都很開心,認為這場打擊與傷害終是過去了。姜諸兒因今日無公事,便陪著阿華在宮中閒逛,侍衛與宮女們則遠遠跟在後面。齊乃春秋大國,國富民強,王宮很大,氣勢恢弘。除了亭台樓宇以外,到處可見假山、花叢、小橋、流水。阿華一直生活在燈紅酒綠的繁華都市,生活節奏又快,這等寧靜悠閒的場景只在電視中見過,哪有機會親身體驗啊。正值暖春,百花爭豔,微風中傳來陣陣甜香,令人迷醉。阿華暫時放下心頭種種疑問,沉浸在美景之中,也不多言。姜諸兒則有點貪戀地望著阿華,心想,這姬忽真是鬼迷了心竅,竟然拒絕娶此等美女,不知道將來誰家世子有福氣成為自己的妹夫呢。倒不是姜諸兒自大,時齊家姐妹以絕世容貌聞名千里,姐姐宣姜被衛靈公看到後,為之心旌搖盪,本是要招來作兒媳,卻占為己有,衛靈公貪戀齊宣薑的美色竟然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,精神恍惚,一天不見,就像丟了魂,妹妹文姜公開招婿時,各國世子齊聚一堂,當文姜現身時,所有人的呼吸都為之凝滯,舉座鴉雀無聲。

姜諸兒與文姜從小嬉戲,當時也無"男女授受不親"之說,故遊到興處,時時攬住阿華香肩,或是攙住她的小手。開始時阿華心中還微有警覺,想掙脫開來,可不知為什麼,心中卻渴望與他親密接觸,更感念諸兒對己一片關懷之意,竟是終未忍心。只是肌膚相親之下,心中蕩漾不已。諸兒卻渾然不覺,玩得盡興而歸。

一連數日,阿華都過著愜意的生活,美酒美食美景......還有美男。如果不是心裡惦記著現代社會的老父、鄺景輝和金志剛,這裡的生活簡直就是天堂。只是再著急也沒用,既然不知道怎麼來的,當然無法知道怎麼回去,只能聽天由命了。阿華本是個聰明女孩,又有警官的素質,平時多留意觀察,多不動聲色地和月兒、萍兒打聽著,加上當時的宮裡也沒那麼多規矩,因此很快熟悉了宮裡的一切。偶而出現的"失憶"現象,全推給了那次打擊,因此周圍的人居然沒有發現這是個"山寨版"文姜公主。甚至是"父親"齊僖公都沒有發現異樣,召見時還記得姬忽拒婚之事,對"女兒"好生安慰一場。

這一日,天氣晴好,姜諸兒推開國事,又跑來找阿華玩。這些日子有他陪著,阿華確實很開心,而且諸兒對阿華也是"發乎情而止於禮"的,讓阿華很放心。阿華是個保守的女孩子,這些天她左思右想,深信文姜當年落下羞名,也並非出自本性,而是受姬忽所累。如今自己取代了文薑,反正也對那個沒見過面的姬忽沒有感情,更談不上傷害,天意讓自己來到這裡,想必是要通過自己改變文薑的一生。因此,她打定主意,在出嫁前,誓與諸兒保持純潔的"兄妹"情份。當然,這種遊玩的事情,阿華怎會錯過,王宮雖大,但天天在宮內轉悠,未免無趣。於是命人備上馬車,徑直出了宮。

姜諸兒頭戴金冠,一身銀色勁裝,騎著高大的白馬,腰挎寶劍,神氣地走在阿華的馬車邊上。出了王宮,就進入"大城",原來當時國都營丘被稱為大城,而君主居住的王宮被稱為小城,兩城相連。一路走來,營丘的繁華勝景盡在眼底。時營丘文化昌盛,孔子曾來聞韶樂,孟子也曾來擔任客卿,加上鄰近渤海,兼具魚鹽之利,經濟繁榮、貿易發達,各種冶鐵、煉銅、鑄錢、制陶、紡織的作坊遍佈城內外,相應的,各類小吃與小商品攤販也比比皆是,商品琳琅滿目。姜諸兒帶著阿華走街串巷,東買一支珠釵,西買一盒胭脂,再把美食嘗個遍。吃慣了宮廷精細食品,這些小吃乍一入口,別有風味。

一車一馬,漸漸出了大城。路邊是肥沃的土地,青翠的禾苗,悠閒的黃牛,和快樂的農人。如果不是親身經歷,很難想像這春秋戰亂時期,居然會有這樣安居樂業的勝景。姜諸兒見無人觀賞自己的威風與帥氣啦,加上確實也有點乏力了,就棄馬上了阿華的車。阿華看他俊臉被太陽曬得白裡透紅,鬢角隱有汗水沁出,連忙遞上絲帕。姜諸兒接過絲帕,一股姑娘家特有的體香撲面而來,不由得心裡一動。邊擦汗,邊偷眼看阿華,只見阿華正倚在窗前看著蘭天白雲出神,臉頰如鮮花一般嬌豔欲滴,忽然不知想起什麼好笑的事情,唇角微微一抿,一切娉婷嫣媚,盡收眼底。姜諸兒頭一次感覺到心跳得如此快,口乾舌燥。

阿華卻不知道姜諸兒此時心中所想,她只是在給姜諸兒遞絲帕時,忽然想起當日鄺景輝滿頭大汗地從外面進來,張藹明殷勤地遞上毛巾的場景,覺得有點可笑。忽一轉臉,看見姜諸兒眼神異樣地望著自己,恍然間竟以為是阿輝在眼前,想起他對自己多年的苦戀,自己心中對其暗許卻毫無緣由的無法接受,不由得也癡了。車廂裡的氣氛忽然間就曖昧起來.....

正在此時,路邊一位農夫勞作到興處,亮開嗓子唱起歌來,音色優美,歌聲嘹亮。其他農人一聽,也開心地為其"伴唱",歌聲剛好打破了車廂內的尷尬。阿華轉而蠻有興致地聽起這古樸的民謠來。只聽農人們唱道: 有女同車,顏如舜華。將翱將翔,佩玉瓊琚。彼美孟薑,洵美且都。 有女同行,顏如舜英。將翱將翔,佩玉將將。彼美孟薑,德音不忘......

阿華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,只覺得曲調異常優美,馬車漸行漸遠,歌聲猶在耳邊回蕩。姜諸兒有些好笑地看著阿華,問道:"妹妹,去年姐姐未出嫁時,宮中曾請樂師進宮唱過此歌,你一點都不記得了嗎?"阿華想,去年?去年我還在尖沙嘴警局辦案呢,哪裡聽過這首歌,口中只說:"哥哥,我不記得了,也聽不懂,你講給我聽......"姜諸兒知道"妹妹"最近有些失憶,只好搖頭解釋說:"這首歌,是民間不知名的樂者因你和姐姐的美貌而創造的......"眼看著阿華的嘴巴張開了,姜諸兒繼續笑著說:"意思是指你們的面頰像木槿花一樣美麗,走路像鳥兒飛翔一般輕盈,而且行動起來,身上的環佩輕搖,發出悅耳的響聲....有道是佳人在望,美女在側,讓一睹芳容的男子遙遙讚歎;一身顯赫與繁華,宛若天人,讓凡俗男子終生仰望...."阿華沒想到這首歌唱得正是自己,而且描寫的如此之美,很不好意思地看了姜諸兒一眼,紅著臉低下頭去。這一眼,真是美目盼兮,姜諸兒頓時魂飛魄散。他低低地呻吟道:"妹妹,唱著'有女同車'的男人就是我....只有我和你同車...."阿華未及反應,一張火熱的唇已壓了上來......那唇是如此輕柔,那扳住自己肩頭的雙手是如此有力,那男子的氣息是如此誘人.....車廂裡的氣息混亂起來,阿華的心中也混亂起來。她絕望地想,難道,歷史真的沒法改變嗎?

眼看大錯就要釀成,阿華眼前忽然閃過鄺景輝的面容,那張白皙、英俊、剛毅,充滿愛戀,雙充滿失望,進而變得頹廢。只是,那雙望著自己的眼睛,始終那麼明亮,那麼溫柔。一頭忽然一痛,整個人從情熱中清醒過來。姜諸兒正迷失中,忽覺懷中佳人冷了下來,玉腕堅定地抵住了自己的胸口。他有些愕然,迎面望見阿華冰冷的眸....

歷史,在這裡,重重地拐了一個彎。


(上篇第二部分完)
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