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珊劇新編 ~ 颜如舜華 4 作者 : Nathalie

兩個月後,魯恒公的迎親車隊抵達營丘,阿華身著盛裝,拜別了"父親"與姜諸兒的母親,正宮娘娘,由姜諸兒親自率領的衛隊送至城外。姜諸兒依然騎著高頭大馬,走在阿華馬車側方,偷眼忘去,帥氣如常。只是...掩不住的失落與病容。阿華看在眼裡,心裡一痛。

自從馬車上"親密接觸"以後,姜諸兒發現文姜才是自己深愛的女人。可既承受著被拒絕的打擊,又受這種的"不倫之戀的罪惡感"折磨,更加上見不到文姜的思念之情,原來威武健康的世子,居然漸漸茶飯不思,大病一場。阿華有時想想有些可笑,在現代社會,自己拒絕了阿輝,眼看著阿輝一天天的憔悴;在這裡,好像宿命使然,又拒絕了一個與阿輝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。區別只是這次拒絕得理直氣壯而已。當然,她對姜諸兒倒也不是全然無情,畢竟自己不是文薑,而且在這個世界裡,諸兒是對她最好的人,但對於受過教育的現代人阿華,情不能勝倫,借了文薑的身體,就要為文姜的名聲負責。

一出城門,就看見密密麻麻的迎親隊伍,魯恒公新即位,能求得豔絕天下的文姜為妻,又攀上強大的齊國為友,當然喜出望外,因此迎親的規格顯得分外高。送到齊國來的金絲玉帛等禮物,整整裝了二十車。見到送親車隊出城,魯恒公親自迎上去,與大舅子、未來的齊襄公見禮。隨嫁的月兒打開車門,扶著阿華走下馬車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阿華身上。天氣有點陰霾,霧氣未散。阿華就這樣俏俏地站在露中,恍如仙女。魯恒公第一眼看到妻子,就知道從此後再也接受不了其他的女子了。阿華第一眼看見"夫君",竟然....想笑。極力忍著,沒有大笑出聲,只是嘴角向上嬌俏地抿了一下。這個表情太具有殺傷力了,真是一笑傾城,四周一片沉靜。站得最近的兩個男子,魯恒公早已魂不守舍,自忖不知道祖上積了多少德,讓自己娶了如此佳人。而姜諸兒則痛苦地呻吟了一聲,幾乎站立不穩。當日就是這個笑容令他百劫而不復。

阿華並未注意這兩個人的表情,只是想笑。因為,這個魯恒公身材瘦高,膚色較暗,上唇留著一絡好笑的小鬍子,生生就是再版"奪命金"!天意啊,真是天意。阿華終是明白了自己在阿輝與金志剛之間糾結的原因。原來歷史上,由於姜諸兒對齊文薑的戀情不斷,18年後竟在魯恒公夫婦回齊省親時,派人暗殺了恒公,以圖與文薑天長地久。

當初出嫁的消息傳來後,阿華不是沒有想過拒婚或逃婚,但她不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還會逗留多久,或許一生都回不去現代社會了,逃又能逃到哪裡去?在這個時代裡,能嫁一個國君,也算是不錯了,遇到這種玄乎事,也只能自認倒楣,好在不是倒楣到底,最後自己嫁的居然是"老相好",好過與陌生人過一輩子。這一刻,阿華下定了決心,無論如何,要盡力改變魯君死于諸兒手上的結局。

這邊魯恒公與姜諸兒已寒喧完畢,阿華對著諸兒輕輕拜下。姜諸兒忙扶起她,趁機再一親芳澤。阿華小聲道:"哥哥昨日贈扇之情文薑心領了..."姜諸兒俊臉一紅。原來,昨夜姜諸兒命人送來一把紙扇,扇上題詩:"桃樹有華,燦燦其霞,當戶不折,飄而為直,籲嗟複籲嗟!"阿華早已琢磨出其中的意思了,專門在告別時再次告誡姜諸兒:"...哥哥與文姜從小情深,文姜謝過哥哥多年的照顧,還望看在妹妹的份上,齊魯兩家世代交好。"歷史在這裡又轉了一個彎。阿華不知道,這番話令姜諸兒再無仇視魯恒公之心,免去了18年後的血腥暗殺。

姜諸兒遠遠地看著阿華在魯恒公的攙扶下,上了魯人的馬車,心中充滿哀傷。阿華顧作鎮靜,卻也掩不住離別的憂愁。倆人遙遙對視,想想一生或許都看不到這個其實自己心裡很喜愛的男子了,阿華再也忍不住了,搶一步進入車中,淚水已不爭氣地滑落下來.......

車行了一日,阿華在顛簸中漸漸睡去。睡夢中,感覺到身體隨著馬車微微地晃著,而姜諸兒的臉時不時地出現在眼前,刺痛著心....忽然,車停了下來。阿華睜開眼睛,看看外面,天已經黑了。身邊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:"阿華,你醒了?"一轉臉,姜諸兒正深情地望著自己,有一點心疼,有一點憐愛,有一點惶恐,有一點期待。


(中篇部分完)
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