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戲如人生,人生似戲 作者 : 天天向上

記得到論壇上看到的第一部作品是珮珊的《瓊花仙子》,黑白的,效果並不好,但臺上的人兒如此吸引我,珮珊美得似天仙,穿著綢啊緞的,一張嘴更是婀娜。想起了小時候外婆帶著我去看戲,戲台一人多高,也有燈光,極暗,可我老是不肯和外婆坐在那裡看戲,去扒著檯子看,因為那裡可以離臺上更近。因為離得近可以看到那戲子的眼睫毛,演《六月雪》,她真哭,妝被沖了,有黑線流下來,我也跟著哭喪著臉,臺上是瘋子,臺上是傻子。


《靜待黎明》裡的醉蝶更是精彩,我只看過其中的幾個片斷,雖然實在聽不懂在說什麼,但她一出現就讓我難忘。入了獄一身罪服,卻艷得驚人,素白的衣服,跪在那裡淚眼婆娑。在我看來,她是最美麗的人兒了,我恨那些陷害她的人,恨不能上去打他們。雖然是電視劇但也很有戲裡的感覺。從那以後,逐漸愛上了硯秋先生的戲,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錄的,別人都很奇怪,可我聽來,是前世今生之感。

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,夢到珮珊穿著戲服如一隻蝴蝶,在臺上翩翩飛舞著,她人冷艷,不輕易和人熱絡,正是我最喜歡的性格。雖然已是中年仍然美到驚艷,一張嘴還是那樣繞樑三日。想她平時應是個極其冷靜的人,但那一刻,卻非常忘形。閉幕了,我去後台看她,她正在鏡子前,我看著鏡子中的她,全然不是人間的女子,好像在雲端,分外的薄涼。我和她,誰也沒有說話,我看著鏡子中的她,她看著鏡子中的我,她或許知道我的喜歡吧。這時音樂響起來了,她上臺一張嘴,滿場的好。我站在側幕邊,驚得失了魂,這臺上台下的人生,有幾個識了人間的真味呢?

珮珊息影十五年了,洗盡鉛華回歸平常生活,我想她最大的收穫應是如今淡泊的性格,都說戲如人生,我說人生也似戲,一出出,總演呢。你哭也罷笑也罷,你累也罷苦也罷,總得演下去,上了台,大幕拉開了,沒有退下去的可能。演得好呢,臺上就有觀眾,演不好,就給自己看。有什麼大不了,無非是一場戲,再回頭,滿城燈火已黃昏,轉眼就老了,就這麼快。我想珮珊現在不在乎有多少掌聲,只要人生兩個字——不悔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