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記 憶 作者 : 簡單也是快樂

于千萬人中,遇到令你傾心的人,不僅是一種緣分更是一份厚待。這個人,與你可能咫尺天涯,可能天各一方,可能一輩子都沒有相逢的機會。你與她之間的距離也許要用光年度量,但這並不影響她在你心中的形象,並不影響她的光芒照進你心靈深處。望著她,就像仰望天上的星星,她的光彩足以令你如癡如醉。

對我來說,千萬人中仰望的這個人,就是歐陽珮珊。

多年前的《鬼做你老婆》讓我知道了她。梅詩韻,戲中的"鬼","劉丹"的老婆。從飛揚跋扈、操縱萬人生死的企業掌門人到不聞窗外事、甘於柴米油鹽的賢妻良母,珮珊演來絲絲入扣,如此大的轉變並未讓人覺得別扭,仿佛兩個都是她,兩個又都不是她。也許,出得廳堂、入得廚房形容的就是她這種人吧。現在想來,那部戲,對她的喜愛更多來自於她出色的演技。

黃蓉,一個慧黠的女子。對丈夫的愛讓她處處提防著過兒,雖然這種提防對楊過來說有失公允,但作為一個妻子、一個母親卻並不為過。人物的內心世界我不想深究,在這裡想說的是,這部戲讓我對珮珊的美有了更多的認識。精緻的五官,靈動的眼神,珮珊給人的感覺就是"完美"。已為人妻的她,眼角眉梢,更添成熟風韻。不管是紅色,藍色,還是沉穩的黑色,一襲原本平常的紗衣穿在她的身上都像是有了靈性,格外的嫵媚動人,讓我的視線捨不得移開,生怕漏掉一絲一毫。

而後,刁蠻的黑珍珠、單純的歐曉華、美艷的山口香子、可嘆的呂雉,可憐的沙妃莉……一個個的角色從我眼前略過,在我心底掀起了一波波漣漪。

和珮珊迷的相識,更是將這份熱情推到了高潮。還記得千里迢迢從重慶到四川,只為了給"至愛珮珊"送碟子。記得那個微涼的秋天,我們窩在被窩裡,從"蓉兒"說到"葉秋盈",從珮珊戲中的演技聊到了戲外的生活,太多太多的話要說,太多太多的事想聊,那個夜晚,徹夜未眠。

雖說珮珊的戲演了不少,但在內地能看到的畢竟有限。當能找到的戲都看過,能聊的話題都說得差不多,之後的日子,熱情漸漸淡去,我繼續我的生活。劇一部接一部的看,藝員的名字一個個於腦海中刻下又抹掉,歐陽珮珊,這名字深埋於心底,深到我以為已經忘記。

直到有一天,收到了朋友寄來的《靜待黎明》,那沉睡的記憶又被喚醒,原來這些年,我從未將她遺忘,這看似淡去的熱情正隨著時間積聚、沉澱,醞釀著新一輪的爆發。

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。戲中,她曾演繹人生百態,戲外,我在體會悲歡離合。現在的她早已離場,而我仍沉迷於她扮演的角色,這是我的軟肋,亦是她的精彩……

有人說,喜歡一個人,就像做著一場夢。我不知道我的夢可以做多久?我不會講一輩子,一輩子是多久?我只知道,這一刻的夢,很美,我在夢裡沉醉……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