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二十年的重量 作者 : 天天向上

猶疑再三,還是在雪白的電腦銀屏上敲下了這幾個字,而思緒卻無法遏制地像此時的夜色,更加地深濃了: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余秋雨先生的《三十年的重量》,是寫給他老師的。我今天要寫的是二十年的重量,是寫給珮珊的。我是斷斷沒有餘秋雨先生的文學才能,但希望也能同樣表達出自己那份感情吧!

前幾天小風在論壇裡發了一個《神鵰俠侶》粵語版的鏈接地址,本來以為這部已重溫過無數遍的片子不會再在我心中掀起波瀾,我以為自己會很平靜,實際上我錯了。下班後,等所有人都離開了辦公室,我打開了那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片子,看著螢幕中清晰的蓉兒,我的視線卻漸漸地模糊了。

我問自己,為何那樣的傷感?想來應該是從上小學開始到2007年這近二十年的春秋,讓我無法再平靜下去。那時候因為一部《神鵰俠侶》我開始瘋狂地喜歡上了姐姐。那時年幼的我喜歡極了蓉兒的溫柔和靈動,說來也怪,其實我小時候就是個"假小子",大大咧咧,愛打愛鬧愛淘氣搗蛋,老師見了我都頭疼,不知道為什麼會喜歡上姐姐這樣與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人。後來接著一部又有一部的作品,一個又一個鮮活的形象,不知道在什麼時候,她已經深深的印在我腦海裡,每天對她的思念都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。

在姐姐退出螢幕之後,因為當時的條件所限制,我無從得知她生活得怎樣。我也曾成天在網絡上游盪,企圖搜索到和她有關的,哪怕是一丁點的消息,可是我失望了,於是想:就這樣吧,既然我不能看到現在的姐姐,就讓她在我心中永遠年青吧。今年的暑假,我突然在網絡上搜索到了姐姐現在的照片,看著現在的她,心中有無限的感慨和驚喜,10多年過去了,姐姐不再是耀眼的艷麗,而是多了分慈善和淡雅以及濃濃的書卷氣,我很開心,因為我看到了一個歷經驚人蛻變後更加迷人的姐姐。再回首看看這漫漫的來時路,不想酸酸的說她的形象早已經揮之不去了,可是她真的就這麼伴隨著我成長,伴隨著我從小學走到現在,這一伴隨就是20年啊!每個人的一生可以用幾個20年計算呢?

直到今天,我才正式去打理自己這段"追星"歷程,如同打理自己這20年的生活。想起小時候為了她,我夥同了幾個小朋友一塊去偷那個老爺爺的貼畫,想想自己都會笑出來;想起高一的時候,父母雙雙在外出差把我寄放在奶奶家,為了看《警花出更》我騙奶奶回家好複習功課,天天晚上在家看電視,第二天再跑到學校抄同學的功課;想起現在為著她(當然也是為了自己)去學習氣功,去看那些複雜又讓人撓頭的中醫經絡書籍,時間過得好快,怎麼一轉眼就快到了30歲了? ? 歲月催人啊!感謝珮珊在我審美觀形成的時期裡,能讓我更好的理解什麼是鮮活的美麗,鮮活的聰慧,鮮活的淡然,鮮活的勤勉。想到這就想為自己的這20年寫點什麼,算是個紀念,卻惹得自己徒增了一絲傷感,我竟然也開始感嘆歲月如梭了。

買點東西可以用斤計算重量,我這追星的20年,永遠也找不到合適的劑量器,永遠都無法稱出其重量!今天我自己舉杯,為這20年,為姐姐,為姐姐所有的作品,為姐姐如此美麗的人生乾杯。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