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題 : 病中雜記 作者 : 纳兰吟之

我好像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悲觀過,也似乎從沒有這樣安靜的在一個地方呆過很久,我也從沒有想過我將是離開這個世界最早的人,而現在,我是如此悲憫的看著自己,如此安靜的思考一些事情。這幾天,醫生給我的藥總是讓我很不舒服,胃很疼,我卻總是要自己忍耐,我很怕面對父母,我怕他們淅淅簌簌的說話聲音,我怕爸爸的歎氣聲,我怕那些慰問者遺憾而又同情的眼神,這些都是在我醒過來之後才如此懼怕的,因為之前一直嚴重到住在高危病房,神志一直不太清醒,現在清醒後卻又如此的傷悲,我。。。。。

不過這樣也好,我可以靜靜的思考,想一些人,一些事。我要雲把我的電腦帶來,醫生就好像看見病毒一樣緊張,爸媽也害怕的卻又唯唯諾諾的制止我,我也實在不想再讓他們傷神,一來我也沒力氣和他們爭,最終的妥協似乎也註定了什末。最近幾天,我在想,想那些愛我的人,也想那些我愛的人,想我的父母,想我的朋友。我一直在爸媽面前表現的信心十足,我積極的配合著他們,讓他們花錢,讓他們勞累,讓他們做所有可以讓他們心安的事情。我愛他們,所以我慶倖得病的是我,我慶倖苦難可以由我來承擔,儘管這裡面有著我偏執的自私,但我真的很愛他們。還有我的朋友,我想起雲,想她竟然會請了長假來陪伴我,想起我年少的輕言似乎要應驗了,我曾經笑著對她說: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你要當我爸媽的女兒,替我盡孝。而現在,她這樣默默的陪我在病房中,沒有太多言語,只是陪我這樣坐著,想要幫我卻又深知自己無能為力,如此無奈,如此悲哀。我還想起一些人,一些喜歡我的文字的朋友們,他們喜歡我的文字,好像我喜歡旅行一樣,如此的享受,如此的愜意,而又自得其樂。我也想起一個人,和所有與她有聯繫的人。我錯過了歐陽珮珊的生日,即使我有很多祝福想對她說,我想起春珊如笑的那些朋友,jj ,classic5,小陳,小風,天天向上,我想起他們的真誠,她們的溫暖,我似乎意已經很久沒碰過電腦了,我還是這樣拿著一支筆,不停的寫,又寫些什末呢?

我很仔細的想過,我還沒有去香港見過珮珊,我還沒有見過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我還沒有做的事還有太多太多,我還需要抗爭,畢竟醫生還沒有給我下死亡判決書,我也許,也許什末呢?只願所有我思我想的人都能夠健康幸福,快樂順利。我祈求上天可以讓我承受所有的苦難,代我保佑這些我愛的人 。。。。。。

P.S. 我是納蘭最好的朋友,也深知納蘭對珮珊的喜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之前很多作家朋友聞訊來看她,她也是強打精神和他們聊起珮珊,談起春珊如笑。她從不是個追星的人,珮珊卻是個例外,一個從沒有見過面而又讓她十分崇敬的人。我背著她,將她寫的這些東西傳上來,是想讓大家知道,她一直都在。她很善良,也很脆弱,卻又矛盾的倔強,堅強,固執,我從不敢安慰她,深怕傷了她,目前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這些吧。就像她自己寫的,她還有很多事要做,她很想你們,所以她在恢復中,在不斷的好轉,請大家放心。她一直在她夢想的途中,她不停的旅行,再追逐自己的生活,也許她好了之後的第一站會是她原本計畫今年過年去的香港。請大家祝福她吧!謝謝大家!


Cheap oakley sunglass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