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毅傳書 劇情     Liuyi Chuan Shu Storyline


柳毅 ~ 羅文 龍三宮主
~ 歐陽珮珊
龍 皇
~ 吳業光
火龍皇
~ 盧海鵬
涇河太子
~ 蔡新聲
書僮 ~ 陳安瑩

第一幕 – 龍王嫁女:

涇河太子是個徵歌逐色的壞丈夫,娶得貌美如花的龍三宮主,誰知他嫌棄龍三宮主是個木美人,不懂情趣而不喜歡她,太子的其他妃嬪因怕龍三宮主取代了自已的地位,便在涇河太子面前說龍三宮主的不是;涇河太子發現龍三宮主有龍珠護身而不能動她分毫,竟用卑鄙的奸計騙取宮主的護身龍珠,再將她謫放到冰天雪地的河濱牧羊。


第二幕 – 雪地相逢:

龍三宮主(龍女)在冰天雪地放牧,適逢書生柳毅和書僮上京考試經過(柳毅甫出場便唱了-十年窗下),柳毅忽然聽到不遠處有簫聲(龍女在吹蕭和柳毅唱-雪地相逢),上前一看,竟見有一女子衣衫單薄的在牧羊;
柳毅暗自說:“睇佢楚楚可憐,我道生憐憫”龍女這時也自語說:“佢一表斯文,我更添哀感”

柳毅自說:“但是男女授授不親,我又怎敢唐突佳人”

龍女自說:“點解世上男子都不像他,溫柔守份、以禮待人?”

雖然柳毅見龍三宮主愁眉深鎖欲想上前慰問,但礙於禮教藩籬,正當手足無措之際,突然一陣風雪交加,柳毅靈機一觸,值此機會脫去身上斗袍叫書僮敬奉龍三宮主。

龍三宮主感激柳毅,便說道:“有幸雪地相逢,想不到漫天風雪竟有公子來到涇水之濱”

柳毅回答說:“剛才聽到小姐的簫聲妙韻,覺得此曲祗應天上有,小生有幸得聽仙音,很想上前請教,又怕小姐誤會我是登徒浪子,所以不敢道問”

龍三宮主再問柳毅來涇河是探親還是訪友

柳毅答道:“我是洞庭人仕,只為家母寄望,所以赴京考試”

龍女知道柳毅是洞庭人仕即心中暗喜,本想托他代傳書信,但想到柳毅要赴京考試,逐放棄了傳書念頭。

柳毅問道:“見小姐愁眉深鎖,是否有難言之忍?”

龍女答道:“我的心事,公子不用問...”

柳毅回答:“我們雖然陌地相逢,但見義勇為是讀書人應有本份,我會為妳分憂解困、竭盡所能”

龍女答道:“我會銘記心中...”

柳毅回答:“我願助你一臂,不知怎樣為妳分憂解困? ”

龍女答道:“我想請公子代傳書信給我家人”

柳毅一口答應,龍女便將自已的遭遇相告,柳毅聽到龍女的可憐遭遇後,便義憤填胸、義不容辭答應為龍女到洞庭傳書,這時書僮欲阻止並告訴柳毅主母寄望少主人赴京考取功名之事,不能阻誤前途,龍女聽後也不想阻誤柳毅的前途,逐推卻柳毅之好意,但柳毅一意孤行;

柳毅說道:“三宮主,讀書之人怎能見死不救,現在救人要緊,三年之後再上京赴考吧”

龍女謝過柳毅,便唱出『河山再見歡樂人』來答謝他。龍女還教柳毅去到洞庭找一棵橘樹,用金釵擊樹便有守護神帶領他到龍宮。就在這時,涇河太子突然出現,責龍女勾搭凡人,還把柳毅打跌在地上,繼而將龍女拉走。柳毅見涇河太子這樣對待龍女,立即趕赴洞庭傳書(此時柳毅唱-趕路忙)。


第三、四幕–柳毅傳書、涇河決戰:

柳毅終於到達洞庭找到橘樹,並用金釵擊樹(這幕柳毅出場便唱-柳毅傳書),就在這風雲突變間,出現守護神帶領柳毅到龍宮去,龍皇看到柳毅交來龍女的血書,既心痛又憤恨;

此時火龍王到來,知姪兒給人欺負便問柳毅:“柳書生千里趕路而來,一定盡萬苦千辛,一介書生還有俠客心腸,想我怎樣報答?”

柳毅答道:“皇爺不必客氣,宮主呼救無門,我起憐憫之心,舉手之勞不必掛齒(柳毅唱-為人不望報),皇爺...救人要緊”

龍皇緊張道:“我們從長計議,慢慢商量...”

火龍王道:“有什麼好計議? 再不救人我姪兒快變冰條了”(此時火龍王唱-蝦兵蟹將)

火龍王一腔怒火,率領蝦兵蟹將出師討伐涇河太子勇救龍三宮主。火龍王到達涇河與太子决一死戰,經過一番苦戰,終於制服涇河太子,並將三宮主救返洞庭。


第五幕–龍宮拒婚:

龍皇設筵席酬謝柳毅,在龍宮萬眾同歡,但三宮主靜坐一旁,對著柳毅情深款款、含情脈脈、滿懷心事。

柳毅對龍女道:“柳毅願借龍宮佳釀,賀宮主安然重返洞庭仙鄉”

龍女道:“多謝柳公子”

龍皇道:“女兒,柳毅確實禮儀週詳,妳應敬柳毅才是”(此時龍女唱-千生賬

龍女舉杯答謝柳毅道:“一杯陳年佳釀,望君細細品嚐”

龍女敬酒手法特別,敬酒時故意拿不住手中杯,然後立即轉身,用半臥魚式把剛跌下的杯拿在手中。柳毅對龍女雖有愛慕之心,但不敢有非份之想(這時柳毅唱-相愛難)。

柳毅對龍女道:“三宮主,非是柳毅心中不想,但是...緣份很難勉强,妳的深情,我只能記在心上”

龍女不語,悲傷的返回閨房(轉身入後台更換衣服)。

柳毅對龍皇道:“凡人柳毅拜別水鄉,請代告三宮主,說我們相知相遇,我今生難忘...”

此時火龍王上前欲罵柳毅,但龍皇阻止說:“所有姻緣操之天上,非我等所能勉强,快請公主出來送柳毅離開洞庭”

火龍王氣憤的說:“不去﹗”

龍皇對火龍王道:“我們從長計議,秘密商量...”

火龍王心中不憤的送柳毅離開龍宮。


第六幕–洞庭送別:

龍皇本想將龍女許配柳毅想他入贅龍宮,奈何柳毅家有慈母,豈能離開凡間長住龍宮,柳毅被逼推卻婚事;其實他對龍女也是情深一往,盡孝不能盡愛,唯有依依惜別(柳毅與龍女合唱-洞庭送別)。

柳毅對龍女道:“有緣千里能相會,若是有緣,我們他日也可聚首”

龍女道:“祗怕咫尺天涯,別時容易...再見就歲月漫長...”

柳毅道::“想我與三宮主本是仙凡有別,但當日在涇河相遇,有幸得見紅顏,可見造物安排往往不能想像,或可相逢有日,宮主不必心傷神創”

柳毅還道:“宮主恩深情重,柳毅將家傳玉環贈與宮主留為紀念”

龍女道:“多謝﹗”

柳毅續道:“當日冰川之上初遇之時,宮主簫聲妙韻我至今難忘,今日別離在即,還望宮主為我再奏一曲,使我可以將樂音神韻永留心上”

龍女道:“小女子獻醜了(龍女於是吹奏一曲),此去依依、煙水茫茫無以為敬,請公子收下玉簫,當你想起我時你便吹奏玉簫,我在水殿也知有人掛念”

孝愛兩難全,兩人在洞庭湖上難捨難離,想到相見無期暗然神傷,送君千里終須一別。


第七幕–兩地相思:

龍宮中,龍皇與火龍王聽到柳毅在凡間之簫聲,

火龍王道:“柳毅又在想姪兒了...”

龍皇道:“可見柳毅對女兒情深一往...”

此時,柳毅和龍女互相以唱歌思念對方(柳毅這時和龍女合唱-不肯忘)。

『這幕柳毅是站在台前吹簫唱歌來想念龍女,而龍女就在布橫的後面,兩人中間隔著一幅比較透明的布橫,龍女和柳毅互相對唱以表達思念對方之心情,但那時燈光很暗,所以看不清龍女的樣貌,只見其身影在布後舞動』。


第八幕–柳府迎親:

火龍王不想姪兒為了柳毅而肝腸寸斷,於是想了一條妙計,不惜變作媒婆赴柳家說親,用盡方法說服柳毅慈母,撮合龍女和柳毅婚事。宴爾新婚洞房之夜,柳毅還慒然不知,龍女因如願得償,當然高興萬分,而宮主的兩位侍女也為她而高興,更欲替龍女試探柳毅是否對宮主一片情真。

龍女緊張的說:“試探還試探,不要虧待柳郎”

正當兩侍女取笑宮主這樣緊張的時候,火龍王挾持柳毅入新房。

火龍王問柳毅:“你不願意嗎?”

柳毅說:“只因母命難違所以才結婚...”

火龍王這時很想揭露自已的身份,但想到要給柳毅驚喜,故欲言又止,並將柳毅推入新房,柳毅洞房之夕鬱鬱不歡。

這時其中一侍女試探柳毅說:“我家小姐嫻良淑德、個性善良,為什麼你一句話也不和我家小姐說? 我家小姐是你明媒正娶回來,你這樣不瞅不理我家小姐,這樣虧待妻房?”

柳毅覺得言之有理,於是上前向妻子說:“娘子,柳毅這廂有禮!”

龍女回答:“柳郎有禮”

柳毅驚叫一聲說:“這聲音好像……………”

這時侍女試探說:“我家小姐聲音好聽嗎? 你知不知我家小姐的歌聲在洞庭湖上是很有名望的?”

柳毅說道:“我有眼不識泰山”

其中一侍女說:“你有眼不識龍…………”

另一侍女阻止說:“龍………鳳鸞凰;姑爺,時辰不早,為你們交杯密酒,待姑爺、小姐合巹同嚐”

柳毅逐上前遞上合巹酒。

柳毅續道:“娘子...”

誰知這時龍女放下遮著臉兒的水袖,柳毅這時才看清楚自已妻子的樣貌。

柳毅驚道:“咦...(柳毅暗驚妻子樣貌和龍女相似),莫非我朝思暮想,想到我心神彷彿,何解像身在龍宮一樣? 娘子,請恕柳毅舉止失常,其實我…………”(柳毅想起龍女唱了相愛難)

柳毅將自已和龍女的往事全告訴妻子,並說道:“柳毅說的句句實話,望娘子汪函海量”

龍女回答道:“柳郎,你多情多義,難怪有人知心相向...”

柳毅說道:“往日的事今天我不應該說...”

兩侍女立即答道:“幸虧你講”(龍女和柳毅即唱聽一句痴心話)

龍女這時將柳毅在「龍宮拒婚」所說的話再次說一遍:“柳公子,一杯陳年佳釀,敬奉我心香,箇中真情義,還望君你細細品嚐”

看見龍女的敬酒手法,柳毅才恍然大悟,明白箇中究竟。

柳毅恍然道:“原來妳...便是龍三宮主”(續唱聽一句痴心話)

此時龍皇與火龍王到來。

火龍王道:“我這個皇叔不枉扮作媒婆來撮合你們,現在要大醉幾場才開心”

柳毅說道:“小婿對龍皇和火龍王的恩義難忘...”

龍皇道:“難忘的應該是我女兒對你今生捨棄龍宮歲月,變作人類,嫁你做妻房”

柳毅回答道:“宮主對我情深一往,小生刻骨銘心上”

龍女對柳毅道:“柳郎對我恩似洞庭水,情比柳絲長”

而柳毅終於可以迎娶龍女皆大歡喜(完場時大合唱恩似洞庭水)。



龍三宮主甘願放棄龍宮歲月成為凡人,願作柳毅妻房,有情人終成眷屬,一片喜氣洋洋成為佳話。從此他們的戀情流傳後世,
Cheap oakley sunglasses